您的位置: 首页  > 经济法实务 > 实务动态

推动货币政策调控框架完善 利率市场化改革将迈出“最后一步”

2018-04-16  浏览量:144

正文:

利率市场化改革再现强烈信号。央行行长易纲日前再谈利率“双轨制”,商业银行存款利率自律上限或放开。同时,银行抢存款也是动作频频。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的多位专家表示,利率市场化改革的“最后一步”就是要实现“双轨制”的统一,理顺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使得监管与利率市场化改革相匹配,构建利率走廊,形成价格调控机制。

专家认为,未来需进一步让短期利率变化更有效影响各种存贷款率和债券收益率,积极培养SHIBOR、短期回购利率、国债收益率等市场利率作为产品定价的基础,并逐步弱化对央行基准存贷款利率的依赖,实现双轨制合并。同时,通过完善利率和货币政策调控框架,发挥好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维护金融市场公平有序的竞争秩序,防范金融机构过度加杠杆和累积金融风险。

利率市场化将再下一城

早在2013年7月和2015年10月,中国人民银行就已放开商业银行贷款利率下限和存款利率上限。但从操作来看,“隐性”存款利率上限仍然存在。瑞穗证劵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表示,各银行仍需接受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的管理。此次市场预期,存款利率自律上限将放开,意味着隐性上限管理进一步放松,是利率市场化的更进一步。

除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外,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金融分析师鄂永健表示,这也是为了配合即将出台的资管新规。资管新规要求银行不得发行表内理财,一旦被禁止,银行会面临存款增速放慢、流动性紧缺的压力。放松存款利率上浮将给银行吸收存款打开正规通道,有利于平稳过渡。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底我国居民储蓄存款增长率首次为负,也是一个“危险”的信号。新时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表示,对银行来说,居民储蓄存款负增长,负债压力将增加,进而压缩利润,增加流动性及期限错配风险。但存款利率自律上限近期可能放开,将增加存款吸引力,居民存款增速或有所上升,从而缓解银行负债压力。

结合当下对金融风险的防范,以及引导资金从表外回归表内的需求看,沈建光强调,未来表内存款利率有望与理财产品利率更加接近,有助于资金回归表内,防范金融风险。

金融机构自主定价空间加大

“如果商业银行存款利率自律上限放开,意味着我国利率市场化改革从形式向实质推进。”潘向东表示,未来金融机构将会打破“刚兑”,自主定价空间将进一步增加,金融产品会更加丰富,金融市场竞争将更加公平有序。

在鄂永健看来,一是未来存贷款基准利率调整的可能性进一步下降。二是未来流动性可能较为平稳。三是未来存款和贷款利率将随之上升,但上升幅度可能不会过于显著。

在贷款利率方面,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姜超认为,对于市场化的贷款利率,未必会上升,而是会分化。此次不是单纯的上浮存款利率,而是同时加强了对影子银行的监管,压缩无效的表外融资。

因此,对于贷款和企业债券利率,由于其已是市场化利率,在全社会融资需求下降背景下,意味着银行对贷款议价能力下降,贷款和企业债券利率整体将趋于下降而不是上升,这也是今年以来债券市场出现超预期上涨的主要原因。对于那些依赖影子银行融资的企业,尤其是在房地产和融资平台领域,或面临举债无门的风险,融资成本将大幅上升,违约风险将大幅升温。

“未来需逐步培育新的存贷款定价基准,让货币市场的政策利率逐渐成为整个利率体系的核心。”鄂永健强调,对于目前存贷款基准利率,可能会逐步减少公布各期限利率,逐渐简化,直至新的利率调控体系形成并发挥作用。

对商业银行来说,若此次商业银行存款利率自律上限放开,张睿表示,未来存款利率市场化后,在竞争压力下,商业银行负债成本将有所增加。而在结构性去杠杆背景下,商业银行合意的信贷资产受限,存款成本的上升较难传导至资产定价方面,意味着商业银行的净息差将会收窄,对银行净利润产生一定的冲击。

进一步完善利率和货币政策调控框架

“虽然目前利率市场化形式上已完成,但仍不是全部,未来强化金融机构市场化定价能力,以及进一步理顺利率传导机制仍然十分重要。”沈建光表示,目前央行设计了短期利率走廊加中期指引的过渡形式,并创新了SLF、MLF、PSL等结构性工具,未来进一步让短期利率变化更有效地影响各种存贷款率和债券收益率,需要积极培养SHI-BOR、短期回购利率、国债收益率、基础利率等市场利率作为产品定价的基础,并逐步弱化对央行基准存贷款利率的依赖,实现双轨制合并。

在基准利率方面,潘向东表示,“未来央行不仅不会对存贷款基准利率进行调整,而且会逐步不再公布存贷款基准利率。通过完善利率和货币政策调控框架,发挥好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维护金融市场公平有序的市场竞争秩序,防范金融机构过度加杠杆和累积金融风险。”

事实上,未来真正实现完全利率市场化还需做好多方面的工作。潘向东表示,一是打破刚兑,打破国有企业和地方政府的预算软约束,提高整个市场对资金利率的敏感度,实现在资金需求上真正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二是在有效监管的基础上,实现商业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根据短期市场利率自主形成信贷市场利率。央行仅需要对短期利率进行引导,就可以有效传导至中长期利率,使得短期货币市场利率和中长期债券市场利率都能准确反映资金的供求关系;三是建立有效的利率走廊机制。

“未来在政策层面上,打破国企和地方政府预算软预算,不仅依靠央行的力量,还需要地方政府的配合,因此需要中央政府的顶层设计和地方政府的基层配合;在监管层面,要尽快构建和完善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监管双框架,理顺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培育金融市场的成熟度,变对信贷利率管制为监管,使得监管与利率市场化改革相匹配,构建利率走廊,形成价格调控机制。”潘向东强调,因此,真正实现利率市场化,每一步都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在不断地尝试下渐进实现。

另外,从国际经验来看,长江证券固定收益总部投资主管张睿表示,在利率市场化实施后,商业基于息差及净利润增速下滑的压力,普遍通过加快规模扩张或提高高风险资产占比的方式来稳固利润,导致商业银行风险偏好进一步提升,潜在信用风险加大。因此,在利率市场化实现利率双轨制统一的过程中,一方面是加强银行业宏观审慎监管,约束商业银行过度追求利润增加风险暴露的行为;另一方面,打破高风险资产刚兑,适当出清风险,避免风险累计到银行体系。统一双轨制是一个偏长期的过程,在实施过程中会加剧银行体系的风险,需要注意节奏的把握。


版权声明: 中国证券报 2018年04月16日 0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