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学术论文 > 理论前沿 > 市场规制法学 > 反垄断法

反垄断法视野下的横向持股问题

王健,雷昊楠    2022-11-22  浏览量:122

摘要: 横向持股已经成为一种世界级现象。美国包括航空业在内的3个行业、欧洲银行业、亚洲网约车行业、德国汽车与化工行业,我国包括多层陶瓷电容器、共享单车、快递配送等在内的7个行业,均不同程度存在横向持股现象。横向持股本身不是反垄断法中的垄断行为,但涉嫌推动了垄断协议与反竞争的经营者集中,可能具有反竞争的单边效应、协同效应与封锁效应。横向持股的反竞争效应还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市场结构,尤其是寡头市场与头部效应显著的竞争市场,这种市场结构能够加强横向持股排除、限制竞争的效果。

关键词: 横向持股;垄断行为;反竞争效应;市场结构;反垄断法

正文:

 引言

横向持股(horizontal shareholding) 包括广义与狭义两层含义,广义的横向持股与共同所有权(common ownership) 相同,即股东同时持有多个企业的股份,既涉及行业内的持股,也可能涉及行业间的持股。狭义的横向持股则特指股东同时持有水平市场内的多个竞争者的股份。而下文讨论的对象是狭义的横向持股。随着投资风险的增加以及寻求利润的稳定性,横向持股已经逐渐成为一种流行的投资方式。在这种崇尚多元化投资的背景下,全球多个国家与地区的行业出现了横向持股现象。我们此次统计了包括美国、德国、英国、中国与亚洲其他国家在内的存在横向持股现象的13个行业。通过分析,我们发现横向持股为被持股行业注入投资活力的同时,也可能推动垄断行为的发生。许多国家和地区的横向持股行业均不同程度存在涉嫌垄断协议与反竞争的经营者集中问题,反垄断法对于横向持股本身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因此,若要判断横向持股及其推动的垄断行为的违法性,分析反竞争效应是必不可少的步骤。这种反竞争效应可从单边效应(unilateral effect)、协同效应(coordinated effect)与封锁效应(foreclosure effect)三个方面加以展开。同时,我们发现市场结构也可能成为促进横向持股反竞争效应的关键因素,因此也有必要进一步探讨市场结构与反竞争效应之间的关系。


一、横向持股的世界性趋势

横向持股的发展已经成为世界性趋势,国外和我国的横向持股发展方式和所涉及的行业有所不同。为此,我们将分别就国内外的横向持股发展现状展开分析。

(一)国外横向持股的发展现状 

1. 美国航空业

美国航空业存在明显的寡头特征,其中四大航空公司占据了航空业的主要份额,并且存在显著的横向持股现象,我们将美国四大航空公司2022年第一季度的前五大股东股权分布整理为表1。

根据表1能够看出,先锋集团、PRIMECAP管理公司、贝莱德基金公司与道富环球投资公司同时持有四大航空公司的股份。先锋集团在四大航空公司中的持股比例均位列第一,PRIMECAP管理公司在联合航空、西南航空与美国航空中的持股比例均位列第二。

 2. 美国制药行业 

美国制药行业同样存在大规模的横向持股现象,我们整理了美国四大制药公司在2022年第一季度的股权分布情况,详见下表2。

根据表2可以看出,先锋集团、道富环球投资公司与贝莱德基金公司同时持有四大制药公司的股份,先锋集团在四大制药公司的持股比例均位列第一,道富环球投资公司在辉瑞与强生中的持股比例位列第二,贝莱德基金公司在默克与雅培制药中的持股比例位列第二。另外,威灵顿管理公司同时持有辉瑞、默克与强生的股份。Geode资本管理公司同时持有默克与强生的股份。 

3. 美国银行业

美国银行业也存在显著的横向持股现象,我们整理了美国八大银行于2022年第一季度的股权分布情况,详见下表3。

根据表3可以看出,贝莱德基金公司同时持有八大银行的股份,并且在摩根大通与美国合众银行的持股比例位列第一;先锋集团同时持有摩根士丹利、纽约梅隆银行、PNC金融服务集团与美国合众银行的股份,并且在PNC金融服务集团的持股比例位列第一;景顺投资同时持有摩根大通、美国银行、花旗集团与富国银行的股份,并且在美国银行、花旗银行与富国银行中的持股比例位列第一;未来资产同时持有摩根大通、美国银行、花旗集团与富国银行的股份;道富环球投资公司同时持有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纽约梅隆银行与PNC金融服务集团的股份;资本研究环球投资者同时持有花旗集团与PNC金融服务集团的股份。

4. 欧洲银行业 

欧洲银行业一直是横向持股现象较为显著的行业,我们节选了2022年第一季度欧洲大型银行的持股情况进行比较,分别为英国大型银行(见下表4)、 西班牙大型银行(见下表5)与法国大型银行(见下表6)。

根据表4可以看出,贝莱德基金公司与先锋集团同时持有英国三大银行的股份,并且贝莱德基金公司在劳埃德银行与巴克莱银行中的持股比例位列第一;挪威央行投资管理机构同时持有汇丰银行与劳埃德银行的股份。

根据表5可以看出,贝莱德基金公司与挪威央行投资管理机构同时持有凯克萨银行、西班牙对外银行与萨瓦德尔银行的股份,并且贝莱德基金公司在西班牙对外银行与萨瓦德尔银行中的持股比例位列第一;先锋集团同时持有西班牙对外银行与萨瓦德尔银行的股份。

根据表6可以看出,贝莱德基金公司与阿蒙森资产管理公司同时持有法国两大巨头银行的股份,并且贝莱德基金公司在法国兴业银行与法国巴黎银行的持股比例分别位列第一和第二。 

5. 德国汽车行业

德国汽车行业的发展对于德国的整体经济至关重要,研究发现,德国汽车行业也存在明显的横向持股现象。我们将 2022 年第一季度德国三大汽车公司的股权分布情况整理成下表7 。 

根据表7可以看出,先锋集团同时持有三大汽车公司的股份,贝莱德基金公司同时持有戴姆勒股份有限公司与大众汽车公司的股份。

6. 德国化工行业 

德国化工行业与德国汽车行业的持股结构特征相似,同样存在大型机构投资者横向持股的情况,我们将2022年第一季度德国三大化工企业的股权分布情况整理成下表8。

根据表8可以看出,贝莱德基金公司与先锋集团同时持有三大化工公司的股份,并且贝莱德基金公司在巴斯夫公司与拜耳公司中的持股比例位列第一,先锋集团在林德集团中的持股比例位列第一;挪威央行投资管理机构同时持有巴斯夫公司与拜耳公司的股份;全盛资产管理同时持有拜耳公司与林德集团的股份;资本研究环球投资者同时持有巴斯夫公司与林德集团的股份。 

7. 亚洲网约车行业 

近年发展较完备的亚洲网约车市场已经出现横向持股现象,我们将2020年五大亚洲网约车平台及其主要股东分布列为下表9。

根据表9可以看出,纪源资本同时持有Grab与滴滴出行的股份,老虎环球基金同时持有Grab、优步与Ola的股份,软银集团(包括其旗下的软银资本与软银愿景基金)同时持有Grab、优步、滴滴出行与Ola的股份,中投公司同时持有Grab与滴滴出行的股份,谷歌同时持有Go-Jek与优步的股份,淡马锡控股同时持有Go-Jek、滴滴出行与Ola的股份,中国人寿保险同时持有优步与滴滴出行的股份。 

(二)我国横向持股的快速发展 

1. 多层陶瓷电容器进口市场

多层陶瓷电容器(Multi-layer Ceramic Capacitors, MLCC)作为一种重要的介质材料,在我国大陆地区处于供需不平衡的窘况。我国大陆地区的MLCC需求几乎完全依赖进口市场,其中主要的MLCC进口商当属村田制作所、太阳诱电、日本京瓷、TDK株式会社、国巨与三星电机。这六家进口商不仅是我国MLCC进口市场的主要厂商,也是全球MLCC的巨头厂商。据统计,在2020年,村田制作所、三星电机、国巨、太阳诱电与TDK分别前五。另外,据有关数据统计,MLCC进口市场存在显著的横向持股现象,我们整理了2022年第一季度六大MLCC进口商的主要股权分布情况,详见下表10。

根据表10可以看出,野村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同时持有村田制作所、太阳诱电、TDK株式会社与日本京瓷的股份,并且在这四家企业中的持股比例位列第一;京都银行同时持有村田制作所、太阳诱电与日本京瓷的股份;大和投资同时持有太阳诱电、TDK株式会社与日本京瓷的股份;先锋集团同时持有三星电机与国巨的股份。六大企业除了前五名股东存在重叠现象外,还存在其他的横向股东。据有关数据显示,村田制作所、国巨与三星电机还存在贝莱德基金公司、先锋集团与TIAA董事会海外基金等共同股东。

2. 共享单车市场 

自2019年开始,共享单车市场格局发生了较大变化,形成了以青桔单车、哈啰出行与美团单车(原摩拜单车)为首的新竞争格局,昔日在市场中占据主导地位的ofo逐渐退出竞争。共享单车市场的头部企业存在横向持股现象,我们整理了近年三家共享单车企业的融资机构,详见表11。

虽然根据表11难以看出三家企业存在横向持股现象,但是我们通过一些间接持股现象仍然可以发现共享单车市场三巨头间存在横向持股。例如,青桔单车属于滴滴出行下的子公司,腾讯为滴滴出行的股东之一,与此同时,腾讯还持有美团的股份,故腾讯是青桔单车与美团单车的横向股东;阿里集团在持有哈啰出行股份的同时,也是滴滴出行的股东,故阿里集团是哈啰出行与青桔单车的横向股东;软银持有青桔单车股份的同时,也持有阿里集团的股份,因此其属于青桔单车与哈啰出行的股东。 

3. 快递配送市场 

直到2021年极兔速递成为中国快递行业的“搅局者”前,“四通一达”在快递行业中仍然占据着绝对优势地位。据有关数据统计,2021年10月,中通、韵达、圆通与申通的市场份额位列前四。虽然快递配送市场属于竞争市场,但这种竞争市场以“四通一达”为主导,它们在快递配送市场具备较强的定价权。2021年10月,百世汇通宣布将68亿元的价格将国内的快递业务出售给极兔快递。自此极兔速递持有百世汇通的100%股份。随着这次大规模的收购,快递配送市场的格局也正式从“四通一达”转向“三通一达一兔”。在快递配送市场中,圆通速递、韵达控股、申通快递、百世物流与中通快递等头部企业存在横向持股现象,我们将这些企业于2021年第四季度的主要股东持股比例整理为下表 12。

根据表12能够看出,阿里集团同时直接持有圆通速递、韵达控股、百世汇通与中通快递的股份。而由于阿里集团是上海德峨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的唯一股东,其间接持有申通快递的股份。因此,阿里集团是这五家头部快递企业的横向股东。 

4. 网络游戏直播市场 

在网络游戏直播市场中,横向持股贯穿市场中的头部企业,为了更直观地分析该市场的横向持股现象,我们将近年网络游戏直播市场六大企业的主要融资机构进行整理,详见下表13。

根据表13可以看出,腾讯同时投资了斗鱼、虎牙、快手直播与哔哩哔哩,并且是虎牙的唯一股东。红杉中国同时投资了斗鱼与快手直播。 

5. 电影行业 

我国电影行业可以划分为电影制品市场、电影在线票务市场与电影院线市场,这三个市场均存在横向持股现象。

首先,在电影制品市场中,2021年春节档票房前四的电影分别是《唐人街探案3》《你好,李焕英》以及《刺杀小说家》。我们分别对这三部电影的出品方(参股方)作了梳理,如下表14。

根据表14能够看出,阿里集团及其旗下的淘票票同时持有了《唐人街探案 3》《你好、李焕英》与《刺杀小说家》的股份。与此同时,阿里集团作为万达影视的股东之一,加大了其对《唐人街探案 3》的持股比例。其次,在电影在线票务市场中,猫眼微影与淘票票自近年来票务平台的频繁合并后在市场中占据了优势地位。在这之前能够对猫眼微影与淘票票产生竞争威胁的格瓦拉、大麦网与万达电影同样已经被整合。根据相关数据显示,猫眼微影与淘票票在完成一连串的并购后的市场份额合计达到70%以上,促使电影在线票务市场逐渐形成双寡头竞争格局。虽然在近几年,各线下影院开始推出自带的票务平台,但由于功能的有限性、规模过小导致它们的票务平台无法与猫眼微影与淘票票抗衡。我们发现,猫眼微影、淘票票与大麦网可能存在横向持股现象,因此整理了近年猫眼微影、淘票票与大麦网的主要融资机构,详见下表15。

根据表15可以看出,阿里集团同时持有其旗下品牌淘票票与大麦网的股份,而没有直接持有猫眼微影的股份,但由于阿里集团自2015年起成为光线传媒的大股东,加上光线传媒目前已经是猫眼微影的第一股东,因此阿里集团本质上也间接持有了猫眼微影的股份,故电影在线票务平台三大企业的横向股东是阿里集团。 

再次,2018年国家电影局下发的《关于加快电影院建设促进电影市场繁荣发展的意见》中提到鼓励发展电影院线公司,并对长期管理不善、经营乏力的院线公司将实行市场退出。这促进了我国电影院线市场的中小企业遭到大规模重组整合。在我国院线市场中,万达电影与大地影院的市场份额在2019年到2021年间均位列前二,成为该市场的头部企业。我们对近年万达电影与大地影院的主要融资机构进行整理,详见下表16。

根据表16可以看出,阿里集团同时持有万达电影与大地影院的股份。因此,阿里集团在电影行业的三个市场中都存在横向持股行为,已构筑起包括电影内容产业链和票务产业链的全部业务,建立了围绕影院和院线的产品矩阵。

6. 光伏行业

近年来,光伏产业出现了资本集中的现象,表现为横向持股现象增加。我们整理了2022年第一季度光伏行业巨头的主要股东,详见下表17。

根据表17可以看出,香港中央结算有限公司同时持有七大巨头的股份;中国人寿保险同时持有中环股份与通威股份的股份;中国银行同时持有中环股份、通威股份与东方日升的股份;中国建设银行同时持有中环股份、晶澳科技与东方日升的股份;大成基金同时持有通威股份与特变电工的股份;中国工商银行同时持有隆基股份、晶澳科技与东方日升的股份;中国民生银行、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同时持有晶澳科技与正泰电器的股份。


二、横向持股涉嫌推动垄断行为

通过整理,我们发现上述13个存在横向持股的行业均不同程度涉嫌垄断行为,主要表现形式是垄断协议与反竞争的经营者集中。 

(一)涉嫌垄断协议 

涉嫌垄断协议的行业包括我国MLCC进口市场、共享单车市场、快递配送市场、电影行业、光伏行业,以及美国航空业与德国汽车行业。 

在MLCC进口市场中,横向股东对村田制作所、太阳诱电、TDK株式会社、日本京瓷、国巨与三星电机的大规模持股可能与MLCC进口市场多年来的大幅度涨价密切相关。例如,2019年MLCC市场价格上涨10%,并且对于议价能力弱的客户上涨幅度高达30%,包括我国大陆地区的厂商。2021年3月,MLCC市场预计再度上涨10%-20%价格,其中包括国巨进入第三次价格调整,三星电机上涨10%以及村田开始调涨,TDK株式会社的营收也出现大幅度提高的情况。MLCC进口市场频繁出现涨价现象,我国大陆地区的厂商却不得不接受,最终引起国内MLCC的下游厂商价格上涨,损害消费者福利。我们认为,MLCC进口市场各公司的价格同步上涨行为涉嫌垄断协议。到目前为止,尽管没有这些公司价格同步上涨的意思联络的直接证据,但横向股东基于共同的利益通过公司的治理结构和议事规则推动价格同步上涨的概率是最大的。 

近年共享单车市场出现了多次涨价事件。基于此,市场监管总局对包括青桔单车、哈啰单车、美团单车在内的共享单车巨头加大了行政指导力度,要求它们明确定价规则,严格执行明码标价,规范市场价格行为和竞争行为。为了更直观地了解共享单车市场的协同涨价事件,我们将其整理为下表18。

作为青桔单车、哈啰出行与美团单车背后的横向股东腾讯、阿里集团与软银,可能促进了协同涨价事件的发生。虽然腾讯、阿里集团与软银均未同时持有这三家共享单车市场巨头的股份,但是它们同时直接或间接持有了青桔集团的股份。作为该行业市占率最高的企业,腾讯、阿里集团与软银有动机促进青桔集团与其他两家巨头实施垄断协议,以达到行业利润的最大化。故我们认为腾讯、阿里集团与软银的横向持股现象与青桔单车、哈啰出行以及美团单车的协同涨价行为可能存在密切联系。 

在快递配送市场中,快递派单费也出现屡次协同上涨事件,具体协同上涨事件如下表19。 

近年快递配送市场发生的三件协同涨价事件中包括两次派单费上涨与两次快递运输费上涨。快递运输费上涨直接损害的是消费者福利。而对于派单费的上涨,有的快递配送企业曾作出解释,这个举措是为了提高快递员的薪酬和快递行业的就业率。但是不少快递员回应称该举措提高的派单费并没有转化成他们的薪酬,即快递配送企业直接吞并了该部分差价。故派单费上涨也是快递配送企业假借提高快递员待遇的名义作出的损害消费者福利的恶性行为。而协同涨价事件频发的背后可能与阿里集团的大规模横向持股存在一定的联系。并且作为快递配送市场下游的快递平台市场的巨头菜鸟裹裹属于“阿里系”,因此阿里集团不仅是“四通一达”的横向股东,还控制着“四通一达”的下游市场。阿里集团有动机基于快递配送市场整体利益的最大化而促进“四通一达”达成垄断协议。

在电影行业中,根据专业数据显示,2021年2月12日大年初一平均电影票价高达50.7元,比2019年春节同期票价45.2提高了5.5元,上涨幅度12%,春节长假七天最贵单日平均票价53.2元,堪称中国内地影史最贵春节档。原本价格的提高属于正常的市场现象,同时也一定程度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例如,限制出行政策使得许多人愿意通过看电影来作为替代性选择,故电影票的需求量变大了。但是即便如此,看似合理的价格上涨实质上仍可能隐藏排除、限制竞争的行为。我们认为,这种价格上涨现象可能是电影制片市场、电影在线票务市场与电影院线市场中的横向持股促进垄断协议实施的结果。 

自2021年春节开始,光伏产业出现了多次协同涨价事件,为整个行业的发展带来了不确定性。在硅料市场中,硅料价格呈现跳跃式上涨,从100元 /kg一路上涨至2021年10月份的270元/kg,涨幅达到170%。在硅片市场中,不同型号的单晶硅片较年初已经平均上涨了超过50%.我们认为,硅料市场与硅片市场的价格协同上涨现象与被持股企业之间涉嫌垄断协议紧密相关。据调查,光伏产业已经出现资本抱团与“托拉斯化”现象。2021年初,隆基股份已经与通威股份以及特变电工等企业签订硅料采购长单,头部企业纷纷加快绑定自己的硅料来源。而这种“托拉斯化”现象的产生极大可能是被持股企业之间签订并实施了垄断协议。资本抱团指的就是横向持股的外观表现,香港中央结算有限公司、中国人寿保险、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大成基金、中国工商银行、中国民生银行与上海浦东发展银行等横向股东有可能在背后推动光伏产业趋向“托拉斯化”。

据经济学家统计,2017年美国航空业中存在横向持股现象的航空公司的平均机票价格比没有横向持股现象的航空公司的平均机票价格高出3%-11%。虽然目前并没有明确证据证明被持股的航空公司之间存在固定价格行为,但是根据研究发现横向股东可能私下推动了被持股企业之间交换竞争敏感信息。无独有偶,早在2014年,阿扎尔教授在分析美国航空业横向持股现象时发现航空业的最高平均票价与最低平均票价相差甚远,并且行业内部的横向持股现象使得机票价格提高了5%-13%。对此,我们认为贝莱德基金公司、先锋集团、PRIMECAP管理公司与道富环球投资公司等大型横向股东可能通过促进被持股企业之间实施固定价格协议和竞争敏感信息交换等方式造成机票的协同涨价。 

德国汽车行业多年来一直由横向机构投资者主导,也可能存在潜在反竞争行为。欧盟委员会曾指责德国汽车制造商相互串通,阻碍了减少车辆有害排放技术的发展,特别是大众汽车、宝马和戴姆勒违反了反垄断规则,共同采取行动,推迟了2006年至2014年期间引入两种排放清洁系统。据媒体有关报道,头部汽车制造商每年定期召开会议,就各自产品线的各种通用技术、供应安排和技术限制达成一致。而推迟排放清洁系统的引入则可能是因为制造商之间达成并实施了涉及限制开发新技术的垄断协议。大众汽车、宝马与戴姆勒实施垄断协议的推动力很可能是这三家企业的横向股东。 

(二)涉嫌反竞争的经营者集中 

涉嫌反竞争的经营者集中的行业包括我国网络游戏直播市场、美国银行业、欧洲银行业与亚洲网约车行业。

在网络游戏直播市场中,市场监管总局于2020年11月收到虎牙公司(以下简称虎牙)与斗鱼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斗鱼)合并案的经营者集中反垄断申报。2021年6月,市场监管总局否决了该项合并,认为虎牙与斗鱼的合并可能对市场产生排除、限制竞争的效果。腾讯除了作为虎牙与斗鱼的横向投资者外,还在虎牙与斗鱼所在的网络游戏直播市场的上游市场持有40%的份额,位于第一。因此,虎牙与斗鱼的合并可能会产生双向市场封锁效应。一方面,腾讯作为两大网络游戏直播平台的持股股东,并且是虎牙的全资股东,那么合并后实质上使得腾讯控制了合并实体,并且直接在网络游戏直播市场占据垄断地位,无疑提高了市场进入壁垒以产生横向市场封锁效应。另一方面,腾讯在上游市场占据优势地位,可能会使得属于腾讯实体控制的下游合并实体只允许直播其旗下的网络游戏而拒绝其他的上游游戏运营商入驻合并实体。从中可以看出,如果横向投资者对特定市场的巨头企业持有较高比例的股权,极度容易推动竞争性巨头企业实施合并,导致市场集中度变高,更容易产生排除、限制竞争的效果。虽然市场监管总局考虑到了虎牙与斗鱼的合并可能会产生双向市场封锁效应,但并没有具体分析这次大型合并背后的推动因素。本案中,横向持股可能是促进经营者集中的一个重要推动因素,原因是腾讯同时持有网络游戏直播市场双巨头的股份,该市场的整体利润大多来源于斗鱼与虎牙,腾讯作为横向股东有动力追求行业利益的最大化。通过推动双巨头合并的方式,腾讯能够快速在网络游戏直播市场占据优势地位,有利于同时控制上下游市场。 

美国银行业在2000年至2010年期间发生了大量合并,头部银行的存款资产逐年递增,银行业的整体存款集中度也越来越高,我们整理了2000年至2010年期间美国银行业资产和存款集中度情况,如下表20。

根据表20能够看出,前十大银行的资产与存款集中度大幅提高,前10大银行持有的存款份额从2000年的30%增加到2010年的46%,资产份额从2000年的36%增加到2010年的46%。这些资产份额与存款份额的增长直接归因于银行业的合并活动。而银行业大规模的合并活动的推动力与头部银行背后的横向股东紧密相关。我们在前文列举2022年度第一季度美国八大银行股权分布时已经得知贝莱德基金公司、景顺投资、未来资产、道富环球投资公司、资本研究环球投资者与先锋集团横向持有美国全部或部分头部银行的股份。这些横向股东有动力推动美国头部银行实施合并行为。据有关数据报道,在2000与2010年期间,美国银行、富国银行与摩根大通的存款接近或超过上限,这是频繁的合并交易导致的。而美国司法部对联邦银行机构于2021年7月接到美国民众的呼吁后,可能会根据1960年的《银行合并法》重振现有的银行合并监管框架,主要目的是确保美国民众在金融机构之间有选择权,防止最大的金融机构具备过强的市场力量。可见,美国银行业的合并涉嫌反竞争,反垄断执法机关应密切关注大型银行的并购与横向持股的关系。 

英国银行业自2000年起便陆续出现大规模并购,市场集中度在2000年至2006年期间提升了28.57%。其中著名的并购案件包括2000年汇丰银行与法国商业信贷银行的合并,2007年苏格兰皇家银行收购荷兰银行。受2008年次贷危机影响,欧洲银行业再次迎来并购狂潮。2015年末西班牙国际银行以1.5亿欧元价格收购了葡萄牙的丰恰尔国家银行的优质资产,西班牙洲际银行收购了巴克莱银行位于葡萄牙的零售业务部分。对于多年来欧洲银行业的合并狂潮,有学者认为是次贷危机与监管无力的共同作用,而这种合并狂潮除了可能提高银行业的效率,也可能带来潜在的反竞争效应。我们认为,欧洲银行业高程度的横向持股现象有可能是合并狂潮的推动力之一,应得到充分重视。 

在亚洲网约车行业中,滴滴出行与优步中国于2016年8日宣布合并,滴滴出行收购优步中国的品牌、业务、数据等全部资产,并与优步全球相互持股。对于该合并案的反垄断调查持续多年仍未有结果。我们认为,滴滴出行与优步中国的合并离不开背后横向股东的推动。虽然该合并没有被反垄断执法机关禁止,但其仍然涉嫌反竞争行为。其中最典型的表现是在滴滴出行与优步中国完成合并的一个月后,滴滴出行的顺风车价格上涨了20%。

 (三)涉嫌垄断协议叠加反竞争的经营者集中 

涉嫌垄断协议叠加反竞争的经营者集中的行业包括美国制药行业与德国化工行业。 

美国制药行业的横向持股现象非常普遍。作为制药行业的大型横向机构投资者,贝莱德基金公司在2019年的公司管理报告中说明,它与雅培、辉瑞、强生在内的多家制药公司合作。另外一家大型横向机构投资者道富环球投资公司同样在其2019年度的公司管理报告中明确,它与64家制药公司达成合作。另外,包括贝莱德基金公司、富达投资集团在内的多家横向机构投资者已经公开宣布,它们希望制药公司之间能够达成合作,并且督促被持股制药公司之间交换信息。横向股东除了促进制药企业交换信息外,还提高了整个美国制药行业出现“反向支付”的频率。根据有关研究显示,当制药企业中存在高程度的横向持股现象时,与仿制药企达成反向支付的可能性更大,其他只存在低程度的横向持股与不存在横向持股现象的企业与仿制药企达成反向支付的可能性低于前者。当反向支付行为频繁出现,仿制药无法进入市场时,那么横向持股则导致了消费者福利向生产者福利转移的后果。横向股东除了促进被持股制药行业达成垄断协议外,也推动被持股企业实施了涉嫌反竞争的经营者集中。据报道,贝莱德基金公司已经积极推动制药公司阿斯利通与辉瑞之间的合并。作为阿斯利通与辉瑞的大型横向投资者,贝莱德基金公司参与了两家企业的合并决策,督促阿斯利通的董事会与辉瑞进行谈判。

德国化工行业同样同时涉嫌垄断协议与反竞争的经营者集中。2017年前后,全球化工领域出现多起化工巨头之间的大型并购,包括拜耳收购孟山都、林德与普莱克斯合并。这些大型并购涉及交易金额均超过千亿元,不仅对德国的化工行业竞争格局产生重大影响,还会对全球化工格局产生较大影响,而我国的反垄断执法机关则附加限制性条件批准了拜耳股份公司收购孟山都公司股权案、林德集团与普莱克斯公司合并案。在关注这些涉嫌反竞争的巨型并购时,不应忽略化工头部企业背后的横向股东的推动作用。另外,近年来,德国化工巨头巴斯夫、林德与拜耳为首的头部企业频繁涨价。例如,巴斯夫宣布将在2021年7月15日对北美聚氨酯系统产品的价格提高0.1美元/磅,这是巴斯夫继7月1日,7月10日以来的第三次提价。林德集团与拜耳公司同期也存在不同程度的涨价,这体现在林德集团与拜耳公司在2021年第二季度利润的疯狂增长上。三大化工巨头在2021年第二季度的利润均出现大幅度增长,并且涉及协同涨价行为。我们认为,三大化工巨头的横向股东可能推动巨头之间达成垄断协议,需要密切关注.


三、横向持股的反竞争效应分析

根据前文对全球范围内涉及横向持股现象的行业进行的整理归纳得知,横向持股有可能推动被持股企业实施反竞争行为,其中包括垄断协议与反竞争的经营者集中。为了进一步探讨横向持股对市场竞争的潜在危害,我们将开展横向持股反竞争效应分析,包括横向持股单边效应、协同效应与封锁效应的分析。 

(一)反竞争效应的类型

1. 单边效应 

单边效应指的是即使在竞争对手不提价的情况下,合并后的企业是否会增加单独提高某个产品或全部产品价格的可能性。美国2010年的《横向并购指南》规定,如果合并使合并后企业产生提高参与合并企业一方在合并前所销售的产品的价格的动机,进而使该产品的销售量部分转移到参与合并企业另一方在合并前所销售的产品上,并增加后一种产品的利润,那么单边效应便产生了。横向持股单边效应的分析主要分为四方面。 

首先,横向持股促使被持股企业考虑整体利益,而非以个别企业利益。横向股东同时持有多个竞争企业的股份,并且这些被持股的竞争企业大多是行业的头部企业。例如,在我国网络游戏�

作者简介: 王健,法学博士,浙江理工大学法政学院教授;雷昊楠,浙江理工大学竞争法律与政策研究中心研究人员。

版权声明: 《竞争政策研究》2022年第5期